党中央率领红一方面军从1935年1月一渡赤水进入四川,制定了建立川陕甘新苏区的战略方针,同张国焘坚持南下、分裂党和红军的错误进行了坚决斗争,至9月离开四川。红一方面军在四川留下了不畏艰险的足迹和不朽的战斗传奇,取得了许多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四渡赤水
  • 一渡赤水,向扎西前进。
    图为一渡赤水渡口之土城

  • 二渡赤水,再占遵义。
    图为二渡赤水渡口之太平渡

  • 三渡赤水,调动敌军西进。
    图为三渡赤水渡口之一茅台

  • 四渡赤水,南渡乌江。
    图为四渡赤水渡口之一二郎滩

红一方面军四渡赤水期间,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妙用二局提供的情报,指挥行军作战,用兵如神。尽管有几十万敌军的“追剿”,红军行动总是大出敌人意料,最终胜利突围。图为长征到达陕北的红军无线电通信人员

巧渡
金沙江

红军渡金沙江时,毛泽东、周恩来、刘伯承住过的石洞,他们在此指挥红军渡江。

帮助中国工农红军渡江的37名船工名录纪念碑。

当年37名船工分成两班,不分昼夜,人歇船不歇,为3万多名红军渡江立下汗马功劳。图为当年帮助红军巧渡金沙江的三位老船工和红军老战士相聚的情景。

油画《巧渡金沙江》(张漾兮作)

彝海结盟

刘伯承任命小叶丹为“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支队”支队长,并赠与队旗。图为凉山解放后,小叶丹的妻子将队旗献给人民政府。

冕宁县彝海。刘伯承曾在这里与彝族“果基”家支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

油画《彝区结盟》(方振何哲生作)

抢渡
大渡河
  • 红军抢渡大渡河的安顺场渡口

  • 当年帮助红军强渡大渡河的五名船工

  • 水粉画《红军强渡大河》(徐芒耀作)

  • 抢渡大渡河勇士携带的武器

1936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宁夏与抢渡大渡河的勇士们合影。

飞夺
泸定桥

油画《飞夺泸定桥》(刘国枢作)

飞夺泸定桥22勇士之一的李友林

飞夺泸定桥22勇士之一的刘梓华

懋功会师

毛泽东(左)与朱德合影

红军长征途中翻越的夹金山地势陡险,山岭连绵,重峦叠嶂,海拔4114米。

红军长征翻越雪山时穿过的脚码子、女红军爬雪山时穿的防滑鞋。

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遣队与红四方面军部队在夹金山相遇后,在红四方面部队带领下,下夹金山,通过沃日河,到达达维。此后,红一方面军主力通过这座桥到达维,这座桥梁后来被称为“会师桥”“红军桥”。

坚持北上

两河口会议会址

两河口会议的决定

芦花会议旧址

若尔盖县阿西茸乡弄村周恩来旧居及巴西会议旧址

毛儿盖会议旧址

川西北草地面积约15200平方公里,海拔3500米以上,每年5月——9月正值雨季,草地沼泽泥潭无路可行。红军指战员克服行走、饥饿、御寒、宿营的困难,胜利走出了人迹罕至,气候变幻无常的茫茫草地。

1935年9月10日凌晨,中共中央率红军右路军中的红1、红3军及军委纵队从阿西、求吉地区出发,经过求吉河的风雨桥离开四川先行北上,进入甘肃迭部县。图为位于若尔盖县求吉乡求吉河上红一方面军经过的风雨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