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3月28日,红四方面军发动嘉陵江战役,穿越北川河谷,挺进岷江河畔,迎接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懋功会师与红一方面军共同北上,分别到达巴西、阿坝地区。由于张国焘顽固坚持南下错误方针,红四方面军南下先后发动绥崇丹懋战役、天芦名雅邛大战役,失败后转战康北。1936年7月初,与红2、红6军团甘孜会师后,红四方面军与红二方面军共同北上,第三次穿越草地,于1936年8月离川胜利到达甘南。

嘉陵江
战役

红军强渡嘉陵江渡口之一——阆中南津关渡口遗址

红四方面军攻克剑门关战斗旧址——剑门天险鸟瞰

红四方面军长征出发地——苍溪县“红军渡”

1935年4月18日,红军胜利占领江油中坝,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决定将原德政碑改建成红军胜利纪念碑。

西进
岷江流域

红四方面军西进岷江流域时攻占的北川河谷千佛山

1935年4月底至5月22日,红四方面军决定西进,发起土门战役,歼敌军1万余人。图为茂汶土门区三元桥。

行进途中的红四方面军

红四方面军长征经过岷江时,在这样危险的古栈道上行军

土门战役遗址之一——安县观音梁子

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与川军激战地——汶川县的雁门关

迎接红一
方面军

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从岷江流域出发后,先后翻越了海拔4000米以上的红军棚子、虹桥山、鹧鸪山。图为红军长征中最早翻越的大雪山——茂县松坪沟窝村腊石寨正沟右侧的红军棚子。

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遣部队和红四方面军一部在懋功(今小金)达维桥顺利会师。

1935年6月初,红四方面军确定由第30军政治委员李先念率领先遣队西进懋功地区,迎接红一方面军。图为油画《李先念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在懋功》(许宝中作)

小金县老营乡红四方面军从懋功到两河口经过的马鞍桥

红军长征一、四方面军达维会师纪念碑

三过
草地

红军战士走出了人迹罕至的茫茫草地,在“绝地”上开辟了道路,图为油画《红军过草地》(张文源作)

过草地时粮食匮乏,红军煮皮革充饥。图为红四方面军第31军一位干部长征时用的皮包,这个皮包是经党小组讨论后才没有吃掉,得以保存下来。

红军长征时没有盐吃,就用这种盐土泡水,代替食盐。

红军长征中吃过的部分野菜标本

红军经过的阿坝县慢则塘沼泽地

热曲河畔《金色的鱼钩》雕塑

包座战斗

红四方面军庆祝包座战斗胜利大会会场遗址

包座处于群山峻岭之间,地势十分险要,是红军北出四川进军甘南的通道。

刚刚走出草地的红军,以疲惫之师攻击敌人的精锐之旅,取得了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后第一个重大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将红军困死于川西北草地的企图。图为油画《包座战斗》。

转战
川康边

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示意图。1935年10月22日,张国焘发布《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计划》,提出了“南下成都坝子吃大米”的口号。在一个多月的战斗中,遇到20余万川军的围堵,尽管红四方面指战员英勇奋战,但未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马尔康市脚木足乡白莎村中共大金省委驻地

芦山县双石镇双河村的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旧址。

1935年10月,红四方面军指战员在绥(靖)崇(化)丹(巴)懋(功)战役中,击溃川军6个旅,歼敌3000余人。图为当年的丹巴县城。

1935年11月19日,敌军10余个旅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由北、东、南三面,向红军在百丈地区10余里长的弧形阵地发动进攻,红军与敌军展开浴血奋战。图为名山至邛崃的公路,这里曾是百丈关战斗的战场。

红四方面军三次经过的四川天全隘口

红军在大邑县横山岗刻下的“红山岗”石碑

朱德关于《康泸天芦名雅邛大战役中战术上应注意之点》

1935年天全县始阳区苏维埃向天全农民山映和出具收粮的收条

1935年天全县始阳区苏维埃向军管碾米的磨房出具相让碾米的介绍信

西进
康北

红四方面军翻越的大雪山——党岭山。1936年2月,红四方面军西进康北途中翻越党岭雪山,继而向道孚、炉霍前进,红军翻越的党岭雪山夏羌涅阿垭口海拔4810米。

1935年6月——1936年2月,红军多次翻越夹金山,不少红军牺牲在雪山,当地藏族同胞自发沿着红军翻山走过的路,搜寻牺牲红军遗体,并抬下山掩埋在原硗碛场镇后的一个山梁上,为了便于祭奠,同时寓意红军精神万古长青,藏族同胞特地在烈士们的坟旁种下了一棵松树。现在这棵松树已长成一棵蟠龙雨伞型大树,当地人称为“红军伞”。图为“红军伞”大树。

格达活佛向朱德总司令献哈达(剧照)。红军长征到达甘孜后,朱德与甘孜县白利喇嘛寺五世格达活佛先后九次会面,促膝谈心,互赠礼品,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1936年4月12日,红军与甘孜寺、白利寺签订了《互助条约》,这是红军在长征途中最早与藏族寺庙签订的条约。1985年在白利寺格达活佛生前使用的枕头内发现,今存于甘孜寺的《互助条约》。

会师北上

1936年8月3日,中共中央领导人关于热烈欢迎红二、红四方面军北上会合致朱德、张国焘、任弼时电。

雅江县甲拉乡红军渡口遗址

红军官兵同甘共苦,一起吃野菜。图为油画《同甘共苦》。(张文源作)

红四方面军第二次北上经过的色达雅曲谷

油画《会师北上》(何孔德 张文源 作)。1936年7月28日,红二、红四方面先头部队到达包座地区。8月6日——12日,为实现《岷(州)洮(州)西(固)战略计划》,各部队先后从包座处罚,离开四川,挺进甘肃。

参加红军的四川小战士

参加红军的彝族战士

红军赢得了沿途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当地各族群众踊跃参加红军。图为参加红军的藏族战士,右2为扎喜旺徐,前左2为天宝。